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

【车震之体验】  不知道网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『车震』一词,

发布日期:2017-06-15  来源:  阅读:加载中

  不知道网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『车震』一词,反正最初接触时,以为汽车的某种功能,或者是汽车的某种缺陷。当我真正瞭解其含义的时候,脑子里总幻想中那种情节就发生在自己面前。
 
  由於对这种体验的好奇,我甚至有些时候不经意的用百度搜索相关的图片和谘询。好奇是最大的源动力,脑子里日积月累的那种想法,渐渐的在驱动着自己往这方面追求和奋斗。
 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所在的公司终於给我配了一辆别克商务车。
 
  车宽敞,舒适,最重要的还是除了驾驶室窗门玻璃是浅色贴膜,其他全都是深色贴膜,里面都很难看到外面,就别说从外面看到里面了。
 
  实现淫念的先决条件解决了,剩下就是美女了。
 
  认识婷是在公司的例会上,那时候我担任公司的技术顾问,从来不去过问其他部门的事情,我只针对客户和老闆。
 
  在会议上,我看到一张陌生而清秀的脸蛋,有几分羞涩却又有几分韵味。由於她是新人,坐在会议桌前显得有些拘束,整个脸蛋在淡黄的卷发下时隐时现。
  我讲一段话,特意停顿了一下,结果她悄悄的抬起头,那水汪汪的眼睛佈满了疑问向我看来。对了,那种充满诱惑而清纯的眼神,太久违了。会议怎么结束的,我已经记不清了,我只知道我在讲话中故技重施,为的就是碰撞那久违的眼神。
 
  好事总会接二连三,因为我的工作比较繁杂,公司特地安排一个助理给我。
  那天,当婷走进我办公室报到的时候,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,我有些语无伦次的招呼了一下,把她一个人丢在办公室,独自一个人跑出了,深深地呼吸了一些外面的空气,一下子让我感觉这个世界是多么美好与和谐。
 
  通过日常的接触,聊天,得知婷已经嫁人了,虽然有些不快但也觉得轻松,因为我也结婚了,不想折腾,也许这样更好。
 
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与婷的工作算是平稳和安顺,没有大起大落。她话语不多,嘴角总挂着一丝微笑,让你一看就心甜。她每天的打扮华丽而不妖艳,但却让我闲下来的时候浮想联翩,工作之余,我会关心一下她的家人或者老公,她也只是轻描淡写,一一略过,我想,恐怕我的好色之心,到这里就烟飞云灭,接下来的日子就这样重複着,而我更加失落。
 
  也许心里放下了,也就坦荡了。可能之前是为了在她面前体现自己的风度或者「高尚」,做事说话显得太正式和死板,现在心里没有幻想了,也用不着这些客套了,我就显得随和多了。
 
  有一天,她到我这里核对客服开销帐目,她的手机就放在我的办公桌上,不一会就收到一条资讯,资讯是一道类似测验题,我半开玩笑的说:「这个题目有趣,那就让我来测试一下你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吧。」
 
  她头都没有抬,说:「好啊!」
 
  测试内容忘记了,测试的结果是:你是一个闷骚型的女孩。当我把结果告诉她的时候,她没有争辩,没有反驳,只是抬眼瞟了一下我,也许她在让我来证实测试的结果吧。
 
  在后面的工作中,我一直试探着,有时候故意摸一下她的手,有时候故意摸一下她的腰,有时候拍拍她的头,她都是用那丰富的眼神瞟我一眼。
 
  同事的生日晚会,大家都去了,自然少不了我和婷。
 
  酒足饭饱之后,大家嚷嚷要去唱歌,我也欣然同意,我就跟人事部经理说:「今晚喝多了,我想先去兜一下风,等下我过来。」随后我就嚷开了:「谁要吹一下风,就上车吧!」
 
  我没有指望谁上车,也许是种礼貌性的问话,大家都没有理会我,都急着去抢麦呢。正要开动的时候,婷拉开车门:「我陪你去。」
 
  路上没有太多的语言,也许大家都激动吧,喝了酒也不敢开快,只能往车少的路上开,不知不觉来到一条通往高尔夫球场的沥青路,昏暗的灯光在郁郁葱葱的树荫下,显得这里特别的宁静和舒适,我把车停好,用力的伸了一下懒腰,结果不小心打到了婷高高鼓起的胸部。
 
  我急忙收回手,回头一看,正要道歉,反而她先开口:「你是不是故意要揩人家油啊。」
 
  借着酒气,收回的手又伸过去,故意摸了一把,说:「我这那是故意啊,我就是想揩你油,你又能怎么的。」接着淫荡大笑,一是掩饰自己的恐慌,二是不要让两个人难堪。
 
  婷接着说:「人家的又不大,有什么好揩的。」
 
  到这个地步了,那个男人经得起这样的诱惑啊,我侧过身来,把整个人靠过去,用左手轻轻的撩了一下她的上衣,说道:「给我看看,哪里小了?」
 
  婷按住我的手,小声骂道:「色鬼,早知道不来陪你了。」
 
  我顺势把手按住她酥软而又坚挺的胸脯上,说:「我就色你,你让不?」
  婷的脸顿时通红,半天才说出一句话,「知道你们男的没有一个好东西,今天色我,说不定明天就换成别人了。」
 
  我也难得解释了,压在胸脯上的手轻轻的抓了一下,充满酒气的嘴巴迎上她了红扑扑的脸蛋。
 
  婷的呼吸急促着,她右手紧紧的揣着我的左手腕,不想我的手整个压在她的胸脯上,但却不推开我的手。她头微微的侧过去,为了躲开我的嘴而不让自己身体歪倒,她的右手紧紧的抓住了座位边缘。
 
  我隔着衣服,在她胸前不紧不慢的捏着,伸出右手,扶住她的脖子,轻轻的把她拉过来,好 让我的嘴唇接触到她的脸颊。我能听到双方的心跳,「扑通、扑通」的,外面却寂静的要死。
 
  我左手的力度越来越大了,婷也失去了拒绝我的力气了,我的嘴唇几乎碰到了她的嘴唇,她突然像一只窥视很久的野猫,逮住了我这偷食的老鼠一样,咬住我的嘴唇一刻都不放下。
 
  我用力的抬起她的脖子,嘴巴使劲的压在她的嘴唇上,舌头在里面打转,探索,交织在一起。左手直接从下面撩起衣服,直奔那对可人的小鹿。
 
  胸罩已经被我推到了胸前,大部分奶子在我手里揉搓,婷也是随着我的节奏扭动着身体,像是要被火烧了一样。
 
  不一会,我用左手绕到她的背后,直接把胸罩脱掉,把衣服推上去,让那对可人的小鹿完全暴露出来,在幽幽的灯光下,看到那丰润,饱满,雪白的乳房,乳头在我的揉搓下,已经坚挺的竖起来,乳浑鲜红而又圆润。
 
  我张大嘴巴,使劲的把它含在口里,吸着,吮着,还不停的左右轮换着。
  婷咬着嘴唇,闭着眼睛,等待着更过的其妙发生。左手顺着肚子往下,快到裤腰的时候,婷吸气收腹。
 
  我想,她是让我去探索一下那片湿热的草地吧。我顺手一探,整个沟里面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了,我用手指轻轻一拨,婷嘴里发出愉快的发出:「啊……」
  坚挺的胸部倒顶得我呼吸都困难。
 
  婷的阴唇充实,饱满,但又小巧,我用手指蘸些阴水,来回的在两瓣之间拨弄,让她兴奋的阴蒂完全暴露出来,每次轻轻的一碰,她都会轻声的:「嗯……好痒,啊……」
 
  跟着她的音律,我变化着手指的快慢,有时候用手指轻轻的插进去,她整个人就会往上抬起了,声音更大了,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……」
 
  每次她的声音提高,我警惕的看一下车外,还好,此处绝对安全。我已经受不了了,把手抽回来,湿漉漉的手指随便在裤子上搽了一下,急急忙忙的去除掉婷的裤子,婷似乎害怕起来,一个劲的说:「不能在这里,不能这样。」
 
  我已经听不进去了,先把自己裤子退到了膝盖以下,婷死拽着自己的裤子,但眼神却不离开我,我没有强行去脱她的裤子,而是把她侧过去,我想后入,这样裤子就不要脱下来了。
 
  由於她在副驾驶座,中间还有杯架,我怎么摆位置就是不好进去。我暂时放弃进去的机会,把她的手拉过来,直接放在我的大傢伙上,我的手指又滑进了那片湿热的草地。
 
  起初,她的手一动不动,随着我对她的进攻,她的手也开始上下活动着,我一刻都不停止在她的阴蒂上摩擦,阴水已经湿了整个屁股。
 
  这一次再也由不得她了,轻而易举的退去了所以的裤子,我把座椅放平,把她的腿分开,对准直捣黄龙,婷也愉快的发出一声:「啊……」
 
  就在这个时候,远处一道强光晃来,我赶紧俯身不动,使劲往下压,为的是躲避外面视线,婷都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,以为我要插得更深,积极迎合,路过的车「嗖」的一声过去了,我也随着婷努力的迎合,直接内射了。
 
  我感到很羞愧,羞愧不是因为「欺负」了婷,而是堂堂三尺男儿,才几十秒就出来了。还好,大傢伙在里面还挺挺的,我细声问婷:「还要来不?」
 
  婷笑了笑:「你吃得消吗?要不要休息一下?」
 
  我一下子来劲了,继续埋头苦干,终於让婷尝到了久违的高潮。后来赶紧草草收场,赶去庆祝同事的生日。
 
  这就是我的车震之体验,刺激,心狂跳的不行,由於事先没有准备好,不知道什么样的姿势好,越是害怕,越紧张,越容易出来。
 
  之后,我们还一直有幽会,至始至终觉得在车里面是重来没有过的愉悦。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【蛰伏】 【完】